“枪响费”是啥?南宁横县一涉黑团伙通过它,拉多名公安大队长落马,非法获利1833万元

c晨昏10-09 21:43

今天(9日)上午,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涉黑案件,横县六景镇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26名涉黑成员集体受审,检察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妨害公务罪、绑架罪、开设赌场罪等11项罪名提起公诉。 



公诉人指控,2005年以来,被告人沈某添通过纠集、笼络同乡等方式,逐步建立起以沈某添、沈某艺为组织领导者,被告人唐某川、腾某基、梁某慧等多人参加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个组织的成员以横县六景镇籍贯为主,骨干成员固定,人数众多,通过开设赌场、在赌场放高利贷攫取非法利益,并向他人开设的赌场收取“保护费”等方式,非法控制横县六景镇等地的赌场。



公诉人:

通过沈某艺、刘某云等人违法收取“保护费”、赌场干股收益约人民币180万元;通过经营冠龙武术学校、虎霸搏击俱乐部收益约170万元;通过入股经营横县旺巢娱乐城获利约1483万元。


被告人  沈某添:

规模比较小的那些赌场每天只收它一千、几百都有;如果比较大的一般每天收三千元。这个是指“枪响费”还是分红?枪响费,然后如果再有分红利润的话,就收取5%。


黑社会头目供出背后“保护伞”


据沈某添供述,所谓的“枪响费”是当地开设新的赌场,都会向他的黑社会组织上缴所谓的保护费,沈某添用大部分的“枪响费”来疏通和打点公安关系,从当地公安局局长到辖区派出所所长,沈某添通过贿赂方式腐蚀、拉拢他们,以寻求非法保护。



被告人  沈某添:

我们横县的公安局原局长陈某我是交钱给他,为的是我的娱乐城不被公安成天过来查,原治安大队长魏某,本身娱乐场包括赌场是他管辖范围之内,他自己部门有情报,知道是我下面的小弟开的,他一般也不派人去抓。


涉黑组织常年在横县六景镇、栾城镇、横州镇一带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已经严重干扰和破坏人民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影响极其恶劣。



公诉人:

沈某添、沈某艺、沈某永等人直接或者指使组织成员实施绑架2起,开设赌场2起,寻衅滋事6起,故意伤害1起,非法拘禁1起,非法占用农用土地1起,非法持有枪支1起,故意毁坏财物1起,包庇1起。


公诉机关认为,沈某添等26名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妨害公务罪,绑架罪,开设赌场罪等11项罪名,分别追究刑事责任。因案情复杂,预计庭审将持续进行到10月13日。 


横县两名公安大队长已受审


5月14日上午,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首先开庭审理了南宁市横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原大队长刘荣宇涉嫌受贿罪一案。被告人刘荣宇,今年42岁,因涉嫌受贿罪,今年2月21日被来宾市兴宾区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



5月15日,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卫楚涉嫌受贿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一案。被告人卫楚今年41岁,曾任横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大队长、特殊监区代理教导员,于今年1月23日被来宾市兴宾区监察委员会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来源:广西新闻频道

本文来自武鸣头条客户端用户,不代表武鸣头条的观点和立场。欢迎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微信报料:1812733578。邮箱报料:1812733578@qq.com。请留下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以便联系发放报料费。


最新评论

以上为最新评论,头条 App 还有更多评论
c晨昏

这家伙好懒,什么都不留下!

关注